别了,我的十七岁
2008-04-22      阅读次数: 253

03机电   云の诺

    听黄磊唱《似水年华》,会有一种莫名的伤感涌上心头。或许是那轻缓的低吟声触动了内心最敏感的神经,泪就这样不自觉地往下流。忽然间就想起了从前,想起了自己的十七岁——穿着白纱裙,踩着单车穿梭于一片樱花林中的情景。那如梦般的时光,是我这辈子都无法忘却的。只可惜,我清楚地知道,年华似水。它就这样不经意地从我指间溜走了,再也回不去了。


    再也回不去了,我的十七岁。


    Yo yo常会叫我“傻姑”。她说我有时真是单纯地一蹋糊涂,为别人不上心的一句话就能感动好半天。继而,她会无奈地摇着头,拍着我的脑袋说:“小丫头,总有一天你会吃亏的。”每当这时,我都会睁大眼睛直直地盯着她,脸上满是不解的神情。


    那年我十七岁。几年后,当我意识到yo yo那句话的正确性时,我已不再是以前那个“傻姑”了。我时常在想,如果yo yo看见现在的我,她会是一种什么表情呢?惊愕?害怕?还是会转身离我而去?


    我的朋友说我无法捉摸。我哑然。那是因为她们没有像yo yo那么了解我。我有时在想,或许每个人都是一个矛盾体。在温柔的表面下或许隐藏着狂野的一面。那么我,曾经被yo yo称为没脑子的单细胞动物,我的另一面,是否是一个极其复杂的动物?


    她们说的没错,时间和地点可以很轻易地就将一个人改变。我开始不太了解自己了,一次次地徘徊于成熟与幼稚之间,一次次地寻找于热情与冷漠之中,但答案终究还是迷茫。一时间,我觉得我将自己弄丢了。那种不寒而立的感觉令我快要窒息。或许我生来骨子里就透露着叛逆吧。嗯,一定是这样的,只是我以前没发觉而已。大家都被我温柔可爱的假象给蒙敝了。既然如此,我也是时候流露最本性的一面了。


    于是,我的话少了,笑容少了。以前的“乖乖女”再也不见了。朋友说我变了,虽然我们依然在一起吃饭、聊天、嘻戏,但大家心里都明白,我们之间已经隔着一层东西,再也回不到过去那种毫无距离,毫无阻隔的日子了。


    是我变了,还是世界将我遗弃了?那如风的岁月,好似源源不断的流水,一去不回,那片樱花林下,留有我最纯真的记忆,那辆单车,载过我最无暇的爱情,还有那条让我如公主般的白纱裙。此时,它们都到哪儿去了?


    最近时常做着一个梦,梦中是我永远的十七岁,樱花林、单车、白纱裙。还有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……

 
地址:江苏省常州市中吴大道1801号 电话: 0086-519-86953440 86953445 传真:0086-519-86953445
版权所有 江苏技术师范学院东方学院